初遇“云澜”


云澜几声初遇,几十崆峒齐齐射出,眨眼初遇“云澜”就将许多妖魔闯崆峒钉在地上。褚磊大喜道:做得好!不愧是我少阳的弟子!那些人不及说话,赶紧再换上新的弩箭,继续连击。这番突袭委实让人预料不到,竟也起了一些效果,围在众人周围的妖魔顿时少了许多,众妖魔纷纷跃上洞顶,要将弩车砸烂。那些弟子不及装上弩箭,只得捡身边地石块用力投下去,纷纷叫嚷着。

云澜商界大会,已是三日之前的初遇式,崆峒货栈,却是有点人仰马翻,忙活初遇“云澜”的不可开交,并非闯崆峒是因为名为第九银行的开张,而是军部正式下达了杨晔的撤职文书,以及皇帝下的一张责罚圣旨。领取圣旨三日内,杨晔,沐天侯世子就要离开帝京,赶往西北大府盘龙府封地,闭门思过,尽管这圣旨是斥责而下,但是在帝京杀死两千背后有家世背景的城卫,却连个头发都没掉,板子都没挨,只是闭门思过,这责罚却是太轻了,几乎是无关痛痒。

原来,自从上次,魔界四将云澜烛龙后,初遇便收缩防御,集体潜水。魔族虽携崆峒之威,士气大涨,奈何大部分魔族皆不通水性,即便是懂的,也只是会两式狗刨。想凭此消灭龙族,有点白日做梦的嫌疑。龙族不出,战局一时僵持不下,四魔将只好派魔兵四处骚扰,寻小股水族的晦气,或烧杀劫掠一番,或连人抓回制成傀儡。一时之间东海之上,怨气冲天,魔族却乐此不疲、甘之若怡,因为魔族最擅长的便是吸收各种负面能量。

帝俊满是笑容的看着这鲲鹏,鲲鹏满是愤恨的看了一眼这眼前的帝俊和太一两人,眼神之中满是不甘,但是鲲鹏明白就算是不甘,又能够怎么样呢,现在自己是人家的阶下之囚,鲲鹏很是屈辱的低下了自己那高贵的头颅,向着这帝俊和太一两人表示臣服。

若玉沉默良久,才道:你云澜不明白为什么副初遇要我杀敏言吗?他是普通的六羽金翅鸟,一辈子也不可能当上真正的宫主,下面还有个你这样的十二羽。他先是想杀了你,崆峒你命大,没死掉。后来为他看出破绽,你喜欢褚璇玑,连命都可以不要。他便想着撮合你俩,让你自己离开离泽宫。而你俩在一起地最大障碍,就是敏言了吧?//www.rovelgm.cn/books/kmT0T2KMh/

良久良久,君莫邪睁开眼睛,眼睛迷惘的看着前方,在那个位置,父亲君无悔的一幅画像,正在向他安慰的微笑……
君莫邪长长吐了一口气,低沉地,似乎是自言自语的道:我到底该怎么办?我现在的选择真的正确吗?雪烟,我能够把母亲救醒过来……也能让她的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……可,她的心,我却做不到……雪烟,你告诉,我该怎么做?我到底该怎么做?
说话的时候,君莫邪的眼神依旧注视着面前的虚空,看着面前父亲温煦的画像中的目光,似乎……在询问这位飘渺中的父亲……
梅雪烟怔了怔,一时竟然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回答才好,许久许久,她终于缓缓的摇了摇头,茫然道:我也不知道……平心而论,这本就是一个无解的死结……站在一个女人的立场……如果这画像上是你,而床上是我……我也不愿意醒来……宁可沉睡到地老天荒……原因无他,梦中或者虚幻,却有你相伴……红尘虽真……却无你相守……
她凄然地笑了笑,道:问心妈妈她在沉睡之前,画了如此之多无悔父亲的画像,陪着她,显然已经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……她为自己虚构了一个有父亲存在的完美世界……若是我们将她强行拉出来,未免太残忍了……所以,她有着绝对充分的继续沉睡的理由……那里,才是她所追求的,我们或许真的不该打扰她,若母亲大人可以心愿得偿,欢欣喜悦,不比什么都强吗?……

刁道林早在大五行幻灭阵中为阵势之力磨损了周身元气,只是依旧硬撑着,适才神木合一,阵势一去,这道人当下就垮了,苦苦支撑着站了起来,披头散发,看着天启与项籍等人,厉声喝道:妖孽,我死也不放过你们!说话间,周身一亮,就要施展自爆法门。